公司动态
物流业发展转型成“主
经济运行中物流成本依
物流信息化 带来“蝴
《羊圈困境》:中国物
我国力争到2015年
戴定一:信息化推动物
公司动态

2.3万亿 收费app何以债台高筑?

深圳市东航货运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1/11/29

治理收费app,我们无法绕过这2.3万亿的债务包袱。而要想摘除这个包袱,政府首先必须向收费app的高额“管理成本”开刀。

  交通注册部2011年11月25日称,截至11月11日,全国有收费app的所有省份均已公布收费app调查摸底结果。除西藏无收费app外,其他30个省份收费app累计债务余额近2.3万亿元,收费app去年收费额为2859.46亿元。

  中国那么多收费app,一年数千亿的收费规模,收了这么多年,竟然倒欠下2.3万亿的巨债,这样的摸底结果真是要跌碎一地眼镜。收费app何以债台高筑,从交通部门公布的数据,不难找到答案:各地每年巨额的app收费,均有相当大部分未用于还贷——2010年,安徽一年约94亿app收费,用于还贷的只有不到54亿;河北一年收费203亿,还贷只有101亿;广西一年收费66亿,还贷只有30亿……

  那么,动辄数十亿上百亿的资金,不去还贷,到底用在了哪儿?除了固定的税费支出,其他无疑都是收费app的“管理成本”,包括养护折旧支出、运营管理支出、薪酬福利支出等等。

  然而,所谓“管理成本”,注水成分往往很大,对此,媒体曾一次次掀开冰山一角——河南一段98.8公里收费app,却养了403名职工,这还不包括保安、后勤人员;温州苍南一二级收费站,职工竟有113人;上市公司宁沪高速,逾九成员工的学历没有达到大学本科,但其人均税前收入达到10.5万元。而审计部门也多次披露,一些省市收费app大量挪用通行费收入,其中一些被用于建楼堂馆所、投资股票和对外投资。

  眼下,在国家统一整顿的高压下,各地都在整改,现有收费app、收费期限、收费标准、收费站(点)等面临重新审核。可以预料,未来收费app减少,收费期限缩减、收费标准降低,收费站撤并将是个趋势,随之带来的是app收费总额的降低,经济民生的减负。不过问题的另一面在于,app收费总额降低,很可能意味着本来就很低的还贷额将更加缩减,还贷的周期将延长,如此一来,取消app收费会不会遥遥无期?

  当然,我们或可通过行政手段一刀切,只要收费到期,无论是否还清贷款都必须停止收费。但之前收费app欠下的巨额债务怎么办?除非政府财政买单,否则只有变成银行坏账了,而这两个结果最终都是全体纳税人来承担损失,明显都不合理。

  因此,治理收费app,我们无法绕过这2.3万亿的债务包袱。而要想摘除这个包袱,政府首先必须向收费app的高额“管理成本”开刀,对“管理成本”同样展开全国摸底,并向社会公布摸底结果。在此基础上,为收费app“管理成本”建立明晰标准,严格进行压缩和控制。

  此外,应推动收费app运营、养护成本及人员薪酬福利开支的信息公开。“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的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收费app不能成为信息公开的盲区,让公众参与监督收费app管理,才能从外部建立起app收费的约束机制,从而让收费app整顿跳出“治乱循环”的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