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物流业发展转型成“主
经济运行中物流成本依
物流信息化 带来“蝴
《羊圈困境》:中国物
我国力争到2015年
戴定一:信息化推动物
公司动态

app三乱加大物流成本 消费者是最终受害者

深圳市东航货运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3/1/30

    随着河南获嘉县交警收“黑钱”事件、山西太原小店区运管所拦车执法年罚千万……等app乱象接连曝光,公众再次将目光集中在app“三乱”(即乱设路卡、乱罚款、乱收费)危害之上。

    “表面上,app"三乱"受害者是货车司机和货物注册公司,但罚金最终会"分摊"到注册成本中,由消费者埋单。”长期关注app“三乱”问题的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

    app“三乱”能推高多少物流成本?

    刘同利的慨叹,只是针对鲜活农产品的。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王耀球教授认为,近年来,对于水果、蔬菜之类的鲜活农产品,不少省市都开辟了“绿色通道”快速放行,因此,农产品的物流成本,与其他类别的产品相比,“还维持在较低水平”。
    “其他产品没有"绿色通道"保障,流通成本会高不少。”王耀球教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直言,他认为,app“三乱”是抬高流通成本的一大根源,“尤以初级加工原材料为甚。”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把煤炭从内蒙古鄂尔多斯运往宁波,一吨煤炭,在原产地的价格是130元到150元之间;用汽车把煤炭运到铁路装车站,价格会上涨到200元左右一吨;到了秦皇岛,把煤炭装上船之前,一吨煤炭已经涨到了500元左右;待煤海运到宁波销售,已经要1000多元一吨了。
    “如果换作是只通过长途货车注册,价格涨幅会更惊人。”王耀球说。据此前媒体报道,一个相对保守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货物注册总量75%是由app承担的,过路过桥费占到了注册成本的20%到30%,其中就包括了大量的乱收费部分。
    “海运一次少说也有5万吨,如果用长途货车运,一次的注册量会少很多。为了尽可能减少成本,注册公司可能会超载。”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分析,“他们一超载,app管理部门就会罚款。边走边罚,无形中又一次次抬高了流通成本。等到了市场上销售,一吨煤会比在原产地贵上十几倍。”
    app罚款对物价的“贡献”究竟几何?
    《机电商报》曾在2012年进行了一项历时9个月的关爱司机调查,向全国14个省份上千名货车司机发放了问卷,通过实地走访和跟车体验,他们得出的调查结果是:罚款占到了货车运费的10%。
    根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2011年,中国道路注册费用总计约27000亿元,中央电视台照10%的比例推算,一年的app罚款总数约为2700亿元。
    “乱罚款究竟抬高了多少物流成本,还不好估算,但肯定是一大影响因素。”周天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曾对app乱罚款问题做过一次样本调查,根据被罚司机统计的每年罚款总额及其提供的罚款收据,大概估算出“有"乱罚款"嫌疑的处罚,能占到被罚总额的一半左右”。
    治理app“三乱”,早在1994就被国家有关部门提上了议程,但18年后的今天,app上似乎依然乱象迭出。
    “app罚款,早已形成了利益链,治理的阻力太大。”王耀球教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直言,这一利益链,就在于注册公司、交通注册管理部门及高速app管理部门等默认形成的“越罚越超、越超越罚”潜规则。
    “国家三令五申,关键在于执行。”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张小东教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直言,治理app“三乱”的第一步是杜绝超载。“现有对超载app的处罚力度,根本无法形成威慑力。建议可以大力提高处罚金额,注册公司如果一段时间内的超载货运app超过了一定数量,可以吊销营业执造。相反,如果某一注册公司的货运app从不超载,可以由当地政府牵头,给他们颁发一定金额的奖金。”
    王耀球教授则认为,对于监管部门同样需要“奖惩结合”。“现在乱收费成了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对于监管部门的"胡作非为"缺乏监督力量。可以鼓励他们内部监督,若是发现了乱收费,应该举报到监督部门,一经核实,可以给举报人发放奖金,而被举报人,可以采取罚款、记过甚至是开除等惩罚措施。”